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创事记 > >正文

异世无冕邪皇最新章节_ 第2275章 孤独的一人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 来源:福州新闻网
 

    风绝羽从鬼门关救下了万小红,弄的精疲力尽,说是休息一会儿,其实他足足在天道珠里面调息了五天,方才从疲惫中苏醒过来。请大家看最全!

    此时,万小红已经苏醒了,不过她很虚弱,还躺在天竺棺里接受生死精元的治疗。

    小仙水一直守在天竺棺前,哭成了泪人,两眼双颊的斑斑痕迹,依旧明显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风绝羽长出了口气,从盘膝的姿态站了起来,通过金霄塔的境门,聂人狂、萧岳河、项破天同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醒了,这小子终于醒了。”萧岳河长出了口气,终于把心放在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相交多年,三个老怪物已经把风绝羽当成自己的后人来看待,那份友情,绝对作不得假。

    聂人狂悠然一笑,满意的点了点头,跟他想的一样,风小子可不像容易早死的家伙。

    一贯大大咧咧的项破天也是破例的关怀倍至了起来,提着嗓子问道:“喂,风小子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脸上已经有了红光,微笑道:“没事,不过这次真的挺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姓风的。”就在这时,小仙水站了起来,光着两只小脚丫蹭蹭蹭跑过来,两只小手往腰上一掐,意气指使道:“你干的好事,你看看娘亲,差点让你害死了,你怎么那么笨,几个妙渡期都收拾不了,还差点让娘亲没办法重生,我告诉你,娘亲要是出了什么事,我要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原来,风绝羽回来调息的时候,封一血和于宗君已经将外面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给众人讲了一遍,虽然他们遇到的敌人算不得极强,可是一系列的事件发展下来,委实让人惊心动魄,尤其当小仙水听到龙轩化形本体惊扰了万小红夺舍的时候,小仙水真就险些往风绝羽身上来上两脚,气的不轻。

&n癫痫发作该怎么治疗bsp;   陨老大也站了起来,慢条斯理道:“风小子,你也是的,几个妙渡境,直接杀不就好了,何必弄的这么危险呢。”

    陨老二忙不跌点头:“就是哦,所以说,真的不能手软,刚才我听着都觉得怕怕的。”

    陨老三摇头晃脑道:“就差一点,一点。”

    封一血此时就在天道珠中,他知道风绝羽为什么会用那种办法惩罚段飞鹤,于是叹道:“也不能这么说,风兄有风兄的想法,我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无论什么想法都不能让我娘亲吃苦,多危险啊。”小仙水掐着腰说着,眼泪又下来了。

    封一血并不认得小仙水,不过他知道能在天道珠中待着的,肯定跟风绝羽的关系非同一般,对方又是一副小孩子家家的模样,他索性缩了缩脖子不再帮衬风绝羽了,顺便还瞧了后者一眼,那意思仿佛再说:兄弟已经仁至义尽了,你自己解决吧。

    风绝羽这次出奇的没有跟小仙水抢白,他默默的走到天竺棺前,满是愧疚说道:“万前辈,对不起,是我大意了,差点害了你”其实这件事风绝羽觉得自己必须负主要责任,若不是自己被段飞鹤的那番话激怒了,结果也不会发展到那般境地。

    万小红的脸色还是很差,不过她却满是感激的笑了笑,道:“公子不必自罪,虽然当时我在夺舍,但是段飞鹤的话,我听的一清二楚,他是看中我这副新躯壳的美色,方才出言不逊,如此才让公子大为光火,你是为了我惩治段飞鹤,又何罪之有呢?”

    封一血和于宗君先前描述经过的时候并没有复述段飞鹤的一言一行,小仙水也不知道,她的娘亲被一个色胚用言辞羞辱过,此时一听,小嘴惊愕的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风绝羽之所以愤怒,正是因为段飞鹤意欲将万小红抢回去,而他主要的目的肯定是那种最为无耻下流的想法,并且在言辞交锋中,段飞鹤屡次出言不逊。风绝羽早已将万小红当作自己的前辈亲人甚至长辈,岂能容忍有人如此羞辱万小红,于是

    不过治小孩癫痫哪里最好,风绝羽并没有解释,反倒万小红,理解了他的苦衷。

    小仙水听完,当场炸庙了:“什么?那淫徒居然还对娘亲出言不逊了?”她难以置信的看着风绝羽:“你为什么不早说,还让人家骂了你这么半天,你你逞什么英雄?”

    风绝羽瞄了她一眼,无语的摇了摇头,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,解释什么,至于后面的事情超出自己的预料,风绝羽一般情况下遇到这种事都会自己消化,从中汲取经验,而不是拿出去让每个人都知道,就像故意找借口似的,非是他的个性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见风绝羽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小仙水便气不打一处来,明明是为了娘亲,却不说出实情,这是想让大家可怜你吗?造成这样的误会,好玩是不是?

    小仙水刚要斥责,万小红抢过来道:“好了,仙水,风公子为了救娘都累成这个样子,你让他歇息一会儿好吗?”

    “哼,逞能。”听到万小红开了口,小仙水把到了嘴边的一大段话收了回去,不过还是气不过的埋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风绝羽又替万小红检查了一下伤势,确定无碍,方才道:“万前辈,您先休息,我去外面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万小红微微一笑,不知何时,她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风绝羽了。

    到不是什么男女之间的情份,反而是一种难以割舍的亲情,多少年的风风雨雨,这个人在外面打拼,为了救回亲人,还要带着他们这些完全出不上力的废人,真的很难,而那看似万事运筹帷幄的自信背后,却是充满了辛酸和艰难,那些苦楚,又有几个人才能看清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人在承受,知道好过大家一起承受。

    万小红突然觉得,以后自己应该多关心一下风绝羽了,就像一个母亲,一位长姐,替他遮挡风雨,哪怕一点点,也好过让他自己去面对。

 &n突发性癫痫病如何急救bsp;  孤独的一个人,面对。

    从天道珠走出来,风绝羽的心情很复杂,这次遭遇,让他又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愤怒这种情绪,实在不应该出现在最关键的时刻,冷静和愤怒必须调配的清清楚楚,绝不能随着性子走。

    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不仅万前辈危险,自己也差点陷入虚妄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元灵充沛的沧溟山,两千名红衣剑侍转过身来,从他们的目光和神色上看,每个人都很疲惫,看来这五天来,他们一刻都没有休息过。

    哪怕知道夺舍重生的事已经过去了,自己躲在了一个不会受到伤害的角落,谢燃带着他的人,还是提高着十二分的警惕防犯随时可能出现的变故。

    他们也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风绝羽本来心情很差,不过看到两千名红衣剑侍,却发现自己绝不能有失落的情绪,做为他们的首领,自己还是要表现出强大的一面。

    风绝羽的优点就是能及时的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,连忙将之前的愧疚抛在脑后,脸上洋溢起欣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都没有休息?我躲的地方很安全,不需要防的太紧,都放松点。”

    两千剑侍没有一个笑的出来,之前那一幕,可是震撼人心,令人心悸的。

    谢燃正色道:“公子,属下们不敢大意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点了点头,看来这次经历也不完全是坏事,至少这两千名红衣剑侍已经明白什么时候该放松,什么时候该紧张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反驳,只是笑了笑道:“好吧,现在没事了,大家可以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眨眼间,两千名红衣剑侍仿佛拉紧的绷簧突然松开似的,所有人同时有气无力的坐在了地上。

&nbs唐山癫痫病专科医院p;   风绝羽无语一笑,把谢燃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还没开口,谢燃抢着说道:“公子,跟您汇报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风绝羽问道。

    谢燃道:“属下没有经过您的允许,私自派出去三名剑侍,沿着段飞鹤逃亡的路线追了过去,他们的实力不错,倘若遇到段飞鹤的下落,拼着献祭,应该可以灭杀段飞鹤和红狮、胡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风绝羽本来想说的就是这件事,他想让谢燃派几个人追出去找一找段飞鹤三人的下落,如果有可能,选择杀人灭口也不是一件坏事,毕竟以啸月宗的实力,貌似现在还不是梵天殿的对手,即便有杀神,啸月宗的整体实力还是跟梵天殿差了许多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想到,谢燃没有得到自己的指点把这件事先做了。

    风绝羽很满意谢燃的做法,看来回去之后应该告诉夫人,着重培养一下谢燃这个人了,此人无论心志还是头脑甚至实力都是上上之选,绝对有栽培的价值。

    风绝羽补充道:“做的好,不过你马上给他们传讯,告诉他们,不需要同归于尽,如果可能的话,尽量偷袭一下,万一不成,也不要硬拼,让他们离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知道,如果红狮和胡为拼死要保下段飞鹤的话,谢燃派出去的三名剑侍说破大天也得不了手。

    就算能拉上红狮和胡为做垫背,杀不了段飞鹤一样没用,还平白无故的损失了三个天才剑手,不值。

    谢燃到没有考虑的那么深,不过他也没问,还是按照风绝羽的意思去办了。

    众人又休息了半日,这才打道回府,直奔啸月宗。

    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.lingyu.org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